1. 首页 > 占卜课怎么获赞

占卜课怎么获赞,马后课算卦法

内容导航:
  • 怎么玩塔罗牌和占星。怎么学。我想拿这个赚钱。当然给人看要准_百度...
  •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占卜课开放时间
  • 哈利波特占卜课怎么让老师指导
  • 怎样用三枚铜钱占卜八卦方法
  • 出马仙算卦为什么有的准,有的不准
  • 马三立算卦
  • 怎么玩塔罗牌和占星。怎么学。我想拿这个赚钱。当然给人看要准_百度...

    很难想象还相信这类的…

   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占卜课开放时间

    每天的12:00-13:00和20:00-21:00都有一场不同主题的学院活动,获胜的学院的标志会出现在日程表的右下角。

    规则:

    12:00-13:00是课堂,仍是3人组队,但难度要比平常初级的要高,可以参考一下课堂专项的攻略。

    20:00-21:00是竞技场,1v1和2v2隔天进行。要注意段位要到达精英决斗者才可以参与。

    奖励:

    最终结算四院排名,第一名第二名为胜方。课堂学院活动中第一名获得40个学院分,第二名20个学院分,第三名15个学院分,第四名10个学院分。连胜另外有加成。保护神奇生物课若全部南瓜都没保住,则没有学院分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决斗俱乐部的学院活动不提升段位,并且连胜不算在成就的连胜里,决斗结算,学院分依次获得20、10、6、3。每一次的学院活动每周胜利的次数可以累积获得宝石奖励(无需连胜)。

    另外,每一次学院活动结束后第一名的学院每人还通过邮件有4支烟花,其余几名分别获得3支、2支、1支烟花。可在每晚21:30到22:30在城堡上空燃放。

    占卜课的内容不是固定的内容,玩家需要在进入占卜课后查看课程,占卜课的主要内容是课程开始后每位玩家分到不同内容的水晶球,玩家需要根据水晶球上的内容进行绘画,然后和随机匹配到的玩家交换水晶球,猜测对方所画的的内容到底是什么,简单点说就是有一点你画我猜的意思。

    你每次开课后会有三名玩家一起参与,在进行两轮调换后,答案猜出来后会公布正确答案,到最后会根据各位玩家猜测的正确程度进行总的结束。

    占卜课的内容是会不停变换的,一般新玩家进入占卜课后可以先进行学习模式,就是先交大家怎么玩,在学习整个规则之后就可以进入匹配多人模式。

    哈利波特占卜课怎么让老师指导

    老师是不会指导的。
    匹配上课后是直接开始进行占卜的,没有老师指导这个功能的。
    进入占卜课之后,会让我们观察水晶球,然后在方框里画出我们水晶球里出现的物品,接下来我们会和同学们一起交换我们画好的图片,进行猜测。

    怎样用三枚铜钱占卜八卦方法

    金钱筮法的操作程序是这样的:三枚铜钱(最好用乾隆钱),有字的一面为正面,另一面为反面。用双手捧着三枚铜钱静思一分钟后,摇晃几下,抛掷在桌面上。这时,铜钱的正反面会有四种组合即:三个正面,三个反面,两正一反,一正两反。凡三个反面为老阳,相当于揲蓍起卦法的“九”,称之为“重”,在纸上记作“0”。三个正面为老阴,相当于“六”,称之为“交”,记作“×”。两正一反为少阳,相当于“七”,称之为“单”,记作“、”。一正两阴反为少阴,相当于“八”,称之为“拆”,记作“、、”。抛掷六次,每次成为一爻,摇六次而成卦。第一次抛掷铜钱所成的爻为初爻,第二次为二爻,依次为三爻、四爻、五爻、上爻。

    操作举例如下:(按摇卦先后由下往上依次记录)

    第六次摇 一反两正 记作 、

    第五次摇 两反一正 记作 、、

    第四次摇 三反 记作 ○

    第三次摇 一反两正 记作 、

    第二次摇 一反两正 记作 、

    第一次摇 三正 记作 ×

    出马仙算卦为什么有的准,有的不准

    能力有限,且多诈。参考:
    "某些人有能力替人治疗灵界病,但开价好贵!别人正在受苦受困求助于你,不应该趁这时候开高价收费;有可能对方的钱是从家人、好友、同学、同事或各种渠道不容易筹来的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收费要合理公道。当然替人解苦解难这类钱最好不赚,那上天必定赐福你及你子孙;相反开天杀价,是会折损阴德的。~常观世音师父
    "普通肉眼或有阴眼的人,在阳界黑暗的地方,不能清楚看见物体,除非有灵界附身,如鬼类的眼睛则在黑暗中可见。阴眼又焉能将人类血液中有多少红细胞、白细胞、血小板数目等,一目了然而没有差错?阴眼可能感知到人身中有甚么疾患,天眼可清晰透视人体每一部份,就连每根毛发上的爬行小生物,都历历可见。~常观世音师父 ​
    "有些人恃著自己有灵通,就生出贡高我慢,认为自己比别人强,能够提前预知一些人事,这种傲慢是他们本人没有发觉的,别人和他们接触就会轻易察觉得到。灵通不是真神通,灵界走了,灵力退散,形同废人。~常观世音师父
    "很多情况下,债主附身顽强抗衡,但想先清楚了解,究竟附身的原因是什么?所为何来?但此时若债主十问九不应,你急他不急,完全不肯从事主口中吐漏半点风声,那我便会用首楞严咒法配合手印来个逼供,令债主感觉辛苦但又不会伤他们;通常此法一出,多半能套得口供,但内容真假必需靠自己判断,以防有诈。 ​~常观世音师父

    马三立算卦

    大相面
    甲:大家都喜欢听相声。
    乙:啊!
    甲:这个相声的特点,它是——逗乐么!
    乙:对!
    甲:使人发笑。是不是两个人说相声,往这一站就随便说说么?
    乙:啊?
    甲:不是。
    乙:不是啊?
    甲:有固定的台词,怎么样的说法,这是学徒学来的,一段一段的。我们从打小时候学徒,我从十二岁学徒说相声,我现在七十岁了。
    乙:唉!
    甲:啊!这说了五十多年了!
    乙:唉!
    甲:相声的历史很久了!相声是咱们北京的发源地!在这地方兴的!
    乙:对!
    甲:现在相声多少年了?二百多年了。
    乙:哦!
    甲:啊!二百多年的历史了
    乙:嗯!
    甲:今天说这段呢!就是个传统节目。戏剧很多传统演了吗!“大探二”、这个——“失空斩”......
    乙:啊!
    甲:这个都演了。不是所有的传统戏都可以搬到舞台上吗?也不是那样!也要经过加工、整理。很多事啊!传统的,都要慢慢恢复。这对人民有好处的,有益于人民的,那就可以。咱们生活当中呢,那个——过年了,贴个对子,贴个这个——吊签、挂签,就这个东西——
    乙:啊!
    甲:有叫挂签的地方,吊签,这东西也要恢复了么!
    乙:嗯!
    甲:你可以换换词么!它年下,它点缀么!过年,贴点儿对子,年下,点缀!过年么!焕然一新么!啊!来个吊签、挂签!就不要那“大发财源”了,“招财进宝”那不要了!“努力增产”、“厉行节约”。
    乙:嘿!
    甲:你可以来点这个词么!它也是挺鲜活么!商店很多的都要恢复么!恢复原来的名了么!恢复它原来叫什么字号,还要叫这个字号。食品也是这样,啊!以前那个小食品,这些年没有了,又要恢复。但是说不是完全恢复,有些个东西不能恢复。
    乙:什么啊?
    甲:啊!跳大神、捉妖、圆光,啊!批八字儿,这个这个......合婚、男女犯相,这个,这都不能恢复!
    乙:哦!
    甲:那都骗人。是吧!还有算卦的,瞎子算命,瞎子算命!夜间还敲一个钟,当——当——!拄着个棍儿,当——当——!算卦,算灵卦!求财问喜,找人谋事,找那瞎子算,你这不是糊涂么?
    乙:嘿!
    甲:丢东西了,找不着了,找瞎子,找先生——管他叫“先生”!先生给算算!你丢东西了你找他,你瞪俩大眼你找不着让瞎子找?那能灵么?
    乙:是啊!
    甲:相面、算卦、批八字——哪方有财,指你条明路!求财问喜么!你这是......求顺么!指你条明路。哪方啊?求财?哪方有财,他指你条明路?你求财,他指给你?他不去?他摆卦摊玩?他撑的!
    你瞧那算卦的,饿得那模样!脸挺绿,脖子比我还细。那能灵么?
    乙:嘿!
    甲:过去咱们北京天桥有啊!
    乙:啊!
    甲:在咱们天津三不管么!
    乙:对!都有。
    甲:也有看见过的。天津三不管,就那个算卦的,摆摊,占灵卦、算灵卦、相面、批八字。求财问喜,找人谋事,问病......你什么事,花一毛钱让他算,他指你一条明路,能有这事么?
    冻得直哆嗦,缩着脖子,那样了!冬天,连棉袄都没有!没有大棉袄,穿一蓝大褂,大冬天穿一蓝大褂。怕风刮起来啊!底下缀四个砖头。
    乙:嚯!
    甲:算卦!算卦不够挑份啊!挣不了多少钱!怎么办呢?兼操副业。
    乙:什么副业?
    甲:摆卦摊,地下铺个大块包结布,摆点钉子——砸鞋钉子,修鞋。有修鞋的呢,砸几个钉子,就那个圆帽钉子,大桔子瓣儿,桔子瓣钉子。唉!有修鞋的,砸钉子。有算卦的,也挣人一毛钱。冻得哆嗦!恨不能有人给他来,过来算卦,他挣几毛。
    乙:唉!
    甲:真有这种,樱桃,糊里糊涂的人,倒霉么!
    乙:有啊!
    甲:奔他去了。瞪着眼,管他叫先生:“先生!先生!我算卦。”这饿得都打晃了。“啊——啊——啊!嘛?算卦?你算卦?好!掏钱!给我一毛钱!”天津三不管净这个,赶紧先要钱。“掏钱!一毛!一毛钱!掏钱!”那就掏一毛钱。“给您这一毛!”
    “好!您上我这儿算卦,告诉你,奏(就)是灵!”
    乙:嗯!
    甲:“我这卦奏(就)是灵!我指——指你一条明路!告诉你,你—你这一毛钱哪,不白花!不白花!”把这一毛钱叠了叠了叠得又小又小,搁兜里了。“告诉你啊,我这卦告诉你啊,奏(就)是灵!我给你算哪,奏(就)是灵!你算卦吧!”还打外头还得摸摸!“你摇卦吧!”那就拿个铜钱搁盒里了,哗啦哗啦哗啦......摇卦,往这一倒,摆弄半天,“嘛事?说话!问嘛事?”
    这说“我求财,您看我是......干什么好?您看我顺序不顺序。”
    “你呀!......你呀!......告诉你,出门,出门,东北!”
    乙:嗯!
    甲:好么!他把人给发出去了,让人上东北。东北找谁去啊?干嘛去呀?往哪儿啊?
    乙:就是。
    甲:“你东北,东北有贵银(人),贵银(人)辅助,贵银(人).....贵银(人)辅助你,你走,东北!完了,你这卦完了!”完了,一毛钱白给他了。没的说了,这也没的问了,站这就愣着,“您看我东北,有什么凶险没有?”
    “没有!你走你的!东北啊!你只有东北啊!东北有贵银(人),你求财,走,东北!完了!”
    这愣着,“好!东北!我回来我再谢过先生!好!”
    刚走两步,又叫回来了,“别走!回来!回来!东北这趟可不近,你这鞋啊,可顶不下来!你再掏一毛钱,钉几个钉子!”
    乙:嘿嘿!
    甲:又砸仨钉子,又对付一毛钱!根本就不灵!你说那个算卦,有的人就信啊!“哎呀!算卦的,他有书啊!人家有一套啊!《麻衣相》啊,《水镜全篇》啊,《原柳庄》啊,《相法大全》、《相法全篇》啊.....四溜八句,上下联句,一辙一韵的,四句诗啊,八句词啊......”谁编
    的?
    乙:那不“天书”么?
    甲:套子活!什么“天书”啊?也是他们编的!
    乙:哦!
    甲:我看过这书。
    乙:看过?
    甲:咳!这词我都背下来了!
    乙:是啊!
    甲:我要按这词我也给别人算一卦,我也给别人相个面,我试试!灵不灵?结果怎么样?
    乙:灵么?
    甲:给谁相面谁告诉我不灵!
    乙:它本来就不灵么!
    甲:给谁算谁说不灵!
    乙:就是!
    甲:唉!可有一样,我要给你相面就能灵。
    乙:是吗?
    甲:你瞧!你信不信?
    乙:给别人算不灵,给我算就灵?
    甲:这大家一听就明白,噢!为什么给他相面就能灵?什么道理?
    乙:啊!
    甲:你们大家一听就知道啦!
    乙:是啊?
    甲:你要不信咱们试试啊1
    乙:来来来来!你给我相相,我试试看灵不灵。
    甲:站好了吧!你信不信?
    乙:我......
    甲:信我不信?
    乙:我......信!
    甲:信!那就行了,那成了,你信就成,就怕你不信我。信则灵!
    乙:是么?
    甲:你瞧!
    乙:好!我看看你这相面。
    甲:头一句啊!别客气啊!不灵就说啊!
    乙:那当然!
    甲:唉!别捧着!别捧我!
    乙:不灵我就说。
    甲:不对就说“不对!不灵!”,就说,就喊出来。
    乙:对!不灵我就说不灵。
    甲:对就说对啊!
    乙:唉!那没错!
    甲:听着啊!没错,准对!它就这么准!
    乙:我不信。
    甲:站好了!往前看!头一句,啊!你呀,就是一个父亲,对不对?说!
    乙:对!对!
    甲:怎么样?哎!要不对,有几个你就往外说。
    乙:不不不不......不!我就一个。
    甲:啊!就这么准!
    乙:哎呀!真准!真准!
    甲:你别捧着我,别捧着!
    乙:我不捧你,不捧你!就是一个,就一个.....
    甲:第二,第二还得准,你瞧这还得灵!第二样儿:你父亲跟你母亲在结婚之后有的你?
    乙:对!(大声)对对!
    甲:怎么样吧?
    乙:结婚一大后有的我。
    甲:唉!你就细想,细细想一想吧!
    乙:甭甭......甭想了!就是那么回事。
    甲:你还......啊!考虑考虑!
    乙:我甭考虑了!
    甲:对了啊!
    乙:对了。
    甲:又对了?
    乙:又对了。
    甲:第三样儿:弟兄几位?
    乙:俩。
    甲:啊?
    乙:俩,哥儿俩。
    甲:哥儿俩?
    乙:哎。
    甲:姐姐妹妹不算啊。
    乙:对对!
    甲:姐姐妹妹不算啊。
    乙:兄弟哥儿俩。
    甲:弟兄哥儿俩?好了!你不是有哥哥,就是有兄弟。
    乙:啊?有哥哥,哥哥。
    甲:怎么样?对不对?
    乙:对。
    甲:你哥哥比你大点儿。对么?
    乙:对。
    甲:他怎么大,这岁数也超不过你父亲去。
    乙:唉!嗨嗨......哎呀!要超过我父亲去,那成我大爷了!你走吧!哪儿啊?这乱七八糟的?这是算卦啊,开玩笑?你哥哥都比你爸爸大?
    甲:这不逗着玩吗?说笑话。
    乙:逗着玩?你不是给我算卦么?
    甲:得得得!相面!好好相面,好好相面,好好相!详详细细地啊!
    乙:唉!
    甲:相面、批八字,流年大运。看这相面。
    乙:相面么!
    甲:唉!说全了!相面!把掌法伸出来,咱们细看看。
    乙:啊?掌?什么叫掌啊?
    甲:手。
    乙:手啊?
    甲:唉!这规矩么!
    乙:嗯!
    甲:“相面不看爪(念zhua),一定没传法。”就是这规矩么!
    乙:我这是爪子啊?
    甲:这叫什么?
    乙:手!
    甲:手,我知道是手啊!
    乙:啊!手!
    甲:是手啊!
    乙:相面不看手......
    甲:是手啊!我也没说别的啊!
    乙:那你告诉我这是爪子!“相面不看爪”!
    甲:这不是这辙么!“相面不看爪(念zhua),一定没传法。”
    乙:没听说过!
    甲:手就......“相面不看手,一定没传法”?它不够辙啊!“相面不看爪(念zhua),一定没传法。”
    乙:没听说过!“相面不看手,一定没传授。”
    甲:唉!这样也行!这也够辙!
    乙:对了!
    甲:这也够辙。
    乙:你为找辙我这变爪子了!那成么?这个?
    甲:哦!“相面不看手,一定没传授”......哦!对对!行!
    唉!好!好!(作仔细看状)
    乙:好好!
    甲:看手相么!瞧的是掌心这三道纹。三道纹人人都有,但是不一样,就跟这指纹一样,一人一样,没重样的。这三道纹呢,它也不一样。天纹、地纹、人纹,三道纹么!这道纹不好!
    乙:哪道?
    甲:您这道,横着这个。
    乙:哦!
    甲:就是这个,看!
    乙:看见了。
    甲:这有名儿!
    乙:有说头,叫什么?
    甲:冲煞纹!
    乙:重(chong)煞纹?
    甲:冲煞纹,不是“重(chong)”,“冲”!两点儿,一个“上中下”的“中”字。“冲”,“冲煞纹”。
    乙:有什么说词?
    甲:唉!有批语!
    乙:您说说!
    甲:掌中横生冲煞纹,少年一定受孤贫,若问富贵何时有,克去本夫另嫁人。你!
    乙:我呀?
    甲:唉!你在过门以后,你丈夫就没有了。唉!丈夫没有了,你现在呢,打算嫁人,那很好!再嫁人最好嫁一山东人,山东人属木,木生火,夫妻美满。最好嫁一个胖子。胖子属水,水生木,那更好了。看吧,今年热天,这胖子就来了。
    乙:嚯!
    甲:你就见着了。
    乙:好好!您走,您走吧!这相面的,连男女都看不出来,我是男的我是女的?
    甲:女的。
    乙:啊!男的。
    甲:女的。
    乙:怎么见得我是女的?
    甲:你瞧!相面伸手,男左女右。伸右手,女的!
    乙:你告诉我伸错了手不行吗!还,还......非得嫁人,还嫁个大胖子!这胖子还过年六月来!哪的事啊?
    甲:是这个么?
    乙:这个。
    甲:唉!对啊!左手啊!看手相!
    乙:唉!
    甲:好!不错!
    乙:哪点好?
    甲:你这手好!这都离得开。
    乙:多新鲜哪,离不开成鸭子啦!
    甲:哦!对!鸭掌。看手相么,这个是:指要长,掌要方,纹要深,手要厚;大指为君,末指为臣,二指为主,四指为宾,君臣要得配,宾主要相齐,八宫高配。这叫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。掌心洼,必发家么!瞧完手心,翻过来,再瞧手背......
    乙:唉———(声嘶力竭地)
    甲:瞧那面啊!
    乙:那面,我受得了么?
    甲:这翻啊!
    乙:你往这么翻啊!
    甲:不一样吗?
    乙:一样?我这错环儿了!
    甲:哦!对!这面,往这面也成。对!对!看手面,看的是附筋。
    乙:唉!
    甲:就是这个青筋。
    乙:附筋。
    甲:唉!对了!肤筋若露骨,老年必受苦,肤筋不露骨,老来必享福,似露不露,算平平常常。按您这个,您这个命呢,您算个——什么命呢?
    乙:对啊!我这算什么命呢?
    甲:我让你这样搭拉着了?
    乙:是啊?
    甲:我说让你这样搭拉着了?
    乙:这,你没说搭拉着。他提拉这一个手指头晃悠,这叫什么?这叫?
    甲:你简直是——拿我开玩笑!
    乙:我拿你开玩笑?你不拿我开玩笑?
    甲:成心......干脆!相面!
    乙:唉!
    甲:看看五官。
    乙:对了!
    甲:相面相面么,主要是看面目上么!
    乙:得得......哎哟嗬.....(作面部痛苦状)你这干嘛呢?这是?
    甲:擦擦脸!
    乙:好么!这是擦脸?
    甲:五官,主要看五官。
    乙:什么叫五官?
    甲:五官就是眉毛、眼睛、鼻子、耳朵、嘴。这叫五官。这有个名词么。
    乙:哦!什么?
    甲:五官,眉毛,眉为保寿官么!眼为监察官么!耳为采听官,嘴为出纳官,鼻子为审辨官。按这个......
    乙:你这个......捏面人来了?这个?
    甲:我让人瞅瞅吗!我!
    乙:让人瞅有这么瞅?提拉着耳朵愣拽的么?这是相面啊?这是?
    甲:手重了?
    乙:手太重了。
    甲:手轻点。
    乙:唉!
    甲:眉为保寿官,眼为监察官,耳为采听官,嘴为出纳官,鼻子为审辨官。我瞧你五官......
    乙:哎呀嗬......
    甲:你瞅着我呀!你相面瞅着谁啊?你看那儿,给谁相面啊?得瞅着!
    乙:嗬!
    甲:行!
    乙:唉!
    甲:五官不错。
    乙:哪点好?
    甲:好到是说不上怎么好,反正它们不挨着。
    乙:对了!都长在一块儿,我成包子了!
    甲:五官就算平常。眉毛不好!
    乙:噢!眉毛!
    甲:你瞧见没有?这不是瞎说,这相书上里找啊!书本上得有啊!眉毛,这眉梢发散。
    乙:发散?
    甲:唉!眉梢发散,兄弟不利。哥们谁不能倚靠谁。对不对?说!说实话!
    乙:对对对!我们哥俩分家另过。
    甲:怎么样?你看这不?不存财!鼻子不好!鼻子外面露孔,“问贵在眼,问富在准”!准头!鼻子外面露孔,露孔不存财么?就这个地方,
    这就不行啊!
    乙:哧———(作擤鼻涕状)!
    甲:怎么了?
    乙:我说你怎么茬你?
    甲:什么事?
    乙:抠完鼻子眼儿往嘴里抹?哪的事啊?你这个?
    甲:就为让你尝尝咸不咸。
    乙:是咸!
    甲:有点咸淡味儿。
    乙:那还不咸?你怎么不尝尝?
    甲:干脆!看流年大运!
    乙:唉。
    甲:流年大运,批八字。
    乙:唉。
    甲:多大岁数?今年多大?
    乙:五十九。
    甲:真的假的?
    乙:真的。
    甲:你六十行不行?
    乙:啊?六十?
    甲:啊!
    乙:干嘛六十行不行?
    甲:我六十词熟啊!
    乙:你词熟管什么啊?我管你词熟......
    甲:你五十九?五十几?五十几?你说!
    乙:五十九。
    甲:别说谎,说实在的。
    乙:实在的,五十九。
    甲:五十九。五十九岁,属牛的。你这人轴啊!
    乙:谁说的我属牛?谁说属牛?
    甲:啊!谁说什么啊?
    乙:我不是属牛。
    甲:哦!你属——属狗!轴啊!
    乙:谁说的?
    甲:属羊,属羊,轴!
    乙:属羊也轴?
    甲:你属——兔?属虎?唉!这十六属相没你啊!
    乙:十六属相啊?
    甲:十几个?
    乙:哪来十六个属相啊?十二个!
    甲:十二个,对对对!十二个属相没你啊!
    乙:谁说没有?
    甲:你不在十二个属相之内。
    乙:在!
    甲:哪儿有你啊?
    乙:我属鸡的。
    甲:属鸡的?
    乙:唉!
    甲:哦!对!对!五十九岁属鸡的。
    乙:啊。
    甲:五十九岁属鸡的。哦!对,对!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,噢——对对!属鸡的。癸卯年生人?
    乙:啊?
    甲:癸卯年?
    乙:癸卯年......?卯是卯兔!
    甲:哦!对,对,对!卯兔!你是——不是癸卯。甲未啊?
    乙:又甲未!
    甲:甲未啊?
    乙:你假喂,我真吃。什么毛病?这是?
    甲:酉——酉——酉未!
    乙:酉未?
    甲:有鬼?有鬼没有?
    乙:哪儿来的鬼?
    甲:你亥癸啊?
    乙:还亥癸干嘛?
    甲:什么鬼啊?
    乙:酉是酉鸡。己酉年生人,我属鸡的。
    甲:哦!己酉年生人。
    乙:唉!
    甲:八岁?
    乙:啊?我这么大个八岁?
    甲:谁说这么大?谁说现在八岁了?你小时候有一回八岁。
    乙:啊!是啊!当然有一回。
    甲:八岁那年交运么!
    乙:哦!
    甲:八岁交运么!对吧!“八岁、十八、二十八,下至山根上至发”。
    乙:哦!
    甲:这叫山根。鼻子最矮这地方叫山根。五官么!五官管大运,部位管流年。由这到这哈儿,这是十三个部位。说“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”,哪叫天庭啊?哪叫地阁啊?
    乙:您说说。
    甲:就这地方。这叫天中、天庭、司空、中正、印堂,两眉毛当间为印堂;山根、年上、寿上、准头、人中、水星、承浆、地阁。这就是十三个部位。说“八岁、十八、二十八,下至山根上至发。有财无库两头儿消,三十印堂休带煞”。一岁至十四岁走两耳,十五走发髻,十六天中。天中,这哈儿。天中、天庭么!十七、十八日月角。这叫日角,这叫月角。(这是)十七、十八!十九、二十,左边称、右边称,这两个大鬓角。你二十八岁,走印堂!三十岁……哎,三十岁好啊!你!火头旺!好!三十岁那年好运气,那年进财,进财没进财?
    乙:(作思考状)三十岁......
    甲:那年怎么样?三十岁那年好运,进财没进财?
    乙:哦!不,不!那年我结婚。
    甲:结婚?那就叫好运啊!娶媳妇好运啊!娶媳妇!我媳妇多大?不,你媳妇多大?
    乙:说准喽!是你媳妇是我媳妇?还差点给讹了去!
    甲:(含糊不清地)你的媳妇,你的,先—先—先归你!
    乙:先归我啊?
    甲:不!就是你的。
    乙:地起就是我的!
    甲:就是,你媳妇,你媳妇多大?
    乙:比我小五岁。
    甲:小五岁,不好!
    乙:啊?
    甲:不好,不好!
    乙:怎么不好?
    甲:娶小媳妇不好!你媳妇应当比你大。娶小媳妇儿,命运相克。
    乙:是啊?
    甲:打娶媳妇之后,命运不好!
    乙:是啊?
    甲:怎么样?
    乙:对!
    甲:你这命啊!好有一比。
    乙:比什么?
    甲:万丈高楼往楼下走。你这个命啊,
    乙:怎么讲?
    甲:一步不如一步,一年不如一年,一月不如一月,一天不如一天,一时不如一时,一会儿不如一会儿,一阵儿不如一阵儿。
    乙:我完啦!一阵儿都不如一阵儿?
    甲:命嘛!高一步矮一步,湿一步泥一步;蜘蛛罗网在檐前,又被狂风吹半边,半边破来半边整,半边整了又团圆。挣多少钱也存不下,来财如长江流水,去财似风卷残云,虚名假利,瞎闹白冤。走三步!(命乙走三步)往前走!
    乙:走三步?(向前走三步)
    甲:退两步!
    乙:哦!好!还退两步。(向后退两步)
    甲:站在原位!
    乙:唉!(乙站回原位)
    甲:往前!不好!好不了!
    乙:怎么好不了?
    甲:就冲您这走,这模样,就好不了。你走道,晃悠!不单晃悠,而且有声音,腾腾的!迈步如匝,行走如拉,欠吃早饭没晚饭。
    乙:咳!
    甲:打这走愣歪到那儿去了!败道!叫白了叫“败道”!相书上有,这叫“蛇行”,“蛇行鼠窜,余量不过三天”
    乙:唉!
    甲:哎呀!说话声音,行声音大,就声音小。话分三段,中无准汉。语要均平气要和,贵人语迟小人多,闭口无言唇乱动,不离贫贱受折磨。重重谈嗽一声!使劲!
    乙:啊——咳——!(咳嗽)
    甲:完了,没底气!
    乙:活不了哟!
    甲:这咳嗽,它分富贵贫贱啊!富贵音韵出丹田,气实喉宽响又尖,贫贱不离唇舌上,一世奔走不堪言。你呀!一无可取!挣多少钱也存不下!由打这些年来,你是奔忙劳碌,奔忙劳碌!挣多少钱也存不下!左手拿个搂钱的筢子,右手拿个没底儿的匣子;搂多少,漏多少;挣多少,花多少。花木栏杆养鱼池,自己为难自己知;有人说你心欢喜,委屈为难在心里。驴粪球儿——
    乙:啊?
    甲:驴粪球儿,外面儿光啊!
    乙:是啊!
    甲:不知道的以为,嗬!王凤山,混得不错了!其实啊,什么也没剩下!
    乙:对!
    甲:到现在说,房子不趁一间。
    乙:可不!
    甲:地没有一亩。
    乙:唉!
    甲:还得赁房住。
    乙:对!对!
    甲:你家到是北京人。
    乙:啊!
    甲:老家在这儿。在这儿往北,二里多地,就是你们家。
    乙:对!
    甲:对不对?大杂院儿,三家街坊,连你们四家。你们住两间,北房,靠西头那两间,里屋小外屋大的房子。
    乙:对!
    甲:家里三口人,你,你老伴儿,还一外孙子。
    乙:对!
    甲:晚饭你们吃的饺子,你还就的烧饼。饺子馅儿咸了。你爱人听戏去了,锁门了,钥匙搁刘楠(注:听不清具体的字,可能是人名)那屋了。
    乙:啊!
    甲:对么?
    乙:对!怎么那么灵呢?
    甲:当然灵了。
    乙:啊!
    甲:咱俩在一院儿住么!
    乙:一院住么!